首页 > 周星驰 > > 正文

[周星驰无厘头]无厘头的世界,一个人的世界,周星驰

日期:2017-07-07 14:21:21编辑作者:黄金城娱乐官网

  

  周从小就有英雄的崇拜的心结,模仿李小龙塑造了一身外形肌肉,和大导演史蒂文 斯皮尔伯格同名,从肉体到灵魂,周将他们奉若教父。希望能够和这两个载入电影历史中的人物一样,超越弹丸香港与生俱来的市井文明,成为大历史的人物。

  单亲家庭的原因,使得有奔腾的内心的周拙于表达,刚出道的他懵懂无知,只懂得扭曲的肢体和夸张表情来表演,却拙于正统电影文艺拿腔作调的表述方式。共同投身娱乐事业的周和他的玩伴梁朝伟命运轨迹如此不同,前者沉寂十年一朝升天,后者少年得意载誉一生。有参照如此,刚开始英雄人生的周成了红花旁边突兀的绿叶。

  一颗英雄的心却苦于小人物的经历,后来周在电影中恣意汪洋抒发小人物的情感纠葛,并创造性的通过无厘头表演方式展现出来,嬉笑怒骂一抒胸臆。通过这个另类的电影语言,周意外出人头地广为人知。汹涌而至的人们欢呼着银幕上光满万丈的搞笑天才,却未能发现周夸张的脸庞上映射心灵的冷峻的眼神。

  1990年赌圣的突然成功后,在浮躁浅薄的香港众生相中周却有个冷静的心态,1991年在周的事业已成功满满的时候,香港为大陆水灾筹集善款而纠集全港众多明星拍摄了一部豪门夜宴,周在众星云集的大杂烩中却有含义颇深的两场戏,第一次出场周饰演的赌圣发功救命,甫一上场周被戏谑地说又是这种旧招式大家都厌了,周的随后难堪地自嘲一番。另外一场在群戏高潮的结尾作为市井小民的周和一本正经的许冠文来了一场鸡头鸡屁股之争。

  开始的对周的争论是观众对周是否能够继续辉煌的质疑,而后来的周和许的打机锋是老前辈对后辈的提点,甚至我们从1992年后返回来看可以当做是香港两代喜剧天才的王对王的对决和传承。

  经此一役,周仿佛打通任督二脉,竟然一飞冲天,在1992年他石破天惊式的以一己之力占据年度票房前五,此年被冠以周星驰年。周以超凡入圣万人敬仰的姿态站在了人生之巅,创造了在华语电影圈中与李小龙比肩的丰功伟业,英雄史诗莫过如此。

  如此票房神迹,坚定了电影公司以及观众对周无厘头喜剧的认可,并迅速聚集了一批电影制作人为周量身打造鲜明个人标记的周氏无厘头喜剧,乘胜追击榨取着周身上金山般的票房价值

  无厘头最大的招式就是对人物的现状的逆向戏谑,将市井小民生活的琐碎无聊变出装腔作势的无知无畏,将大人物披着的神圣光环剥离成破衣烂衫式的无奈自嘲。引人发笑的喜剧效果只是无厘头的表面,其强大的感染力和传播效果却是来自于对现实的得失而深藏于内心的悲伤失落的表述。周作为将无厘头发扬光大的人物,却是被无厘头表象的喧闹戏谑的效果而束缚,只有到很久之后,他才用尽力气挣脱束缚并将无厘头的内在表达出来。

  时光此时还停留在年轻并成功的周身上,1992年的喧嚣疯狂过后,随着经济大发展,人们满是对感官欲望的追求,香港进入了电影黄金十年的高潮期,作为杰出代表的周,树欲静而风不止。在周身边汇集的人物如杜琪峰陈嘉上王晶等,都是香港商业电影响当当的精英。眼见周的无厘头风格如印钞机般灵光,这些聪明并精明的电影人食髓知味将其无限发扬光大,从1993到1994,周将他的无厘头的如可点石成金的神笔一样,将苏乞儿唐伯虎济公包青天007等等人物涮了个遍,以期满足观众日益刁难的口味。无一例外,这些片子都是热闹非凡,以无厘头为大鼎,将如肥牛一般的周扔进去,添薪加材沸反盈天,勾得世人入彀。

  此时已经没有人关心周是否有自我的想法了,圈内圈外也没有人提点他是对是错,他已经没有空间给自己回味自省和更改,周的世界里满满的是浮躁的为金钱同样奔忙的电影人和观众。天下熙熙攘攘,皆为利来利往,只要无厘头这个魔杖能够变出无数票房,谁会静下心来思考人们为何对无厘头标签下的屎尿屁发笑,而参与创造这些电影的周何德何能可以与史蒂文这个伟大的名字相连?

  此时时间已经到了1995年,离港人回归大限只有两年,故国家园,北望神州,当周在香港这个毫无历史积淀弹丸小地呼风唤雨,被改革开放挣钞票搞晕了头的大陆电影厂病急乱投医,找到了缺少准备的周及其志得满满的生意团队,去到中国内地广大的市场共商开拓大计,最后将大名鼎鼎的孙悟空做了投名状。内地电影厂可谓诚意甚多,不仅不惜大手笔建设电影城,而且倾其历史积淀的电影艺术才能,服装道具精装华美,甚至请出赵季平大师级的配乐助阵。

  香港内地合拍电影历史悠久,源于49年建国前纷纷南下的民国电影精英以及大批内地移民对故国家园的眷恋。选取题材和风格都兼顾两地一衣带水同根同源的文化认知,使得之前香港和大陆合作电影的电影有大陆传统的历史底蕴又有香港自由开放的艺术表现。然而周的这次合作,开始便是两者相互利用拿来捞钱的手段,周在他们眼里只不过是个赚钱工具罢了,目的的市侩造就了手段的低劣,整部电影完全是一个内地电影老式美工加上了香港商业电影情节不搭调的杂糅,仿佛一个大上海的夜场女穿着京剧女帔在台上跳舞般让人错愕。电影公映后因为对周惯性的盲目喜爱吸引了大批人掏钱买票进场,随即口碑尽失票房惨败,不啻于一场当头棒喝。

  这部在十年之后被奉为经典的电影在当时被所有人抛弃,或许是当时的内地的观众看着听着传统的人物道具风景和音乐,却看不明白怪异颠覆的无厘头情节,而香港观众看着熟悉的欢乐戏谑的无厘头情节却搞不懂为何是如此忧郁悲伤的音乐和结局。

  这是无厘头的内在和表象第一次激烈的碰撞和冲突,那个电影里嬉皮笑脸的猴子承受了一场悲伤的爱情离别,而电影外的周未能承受观众严酷的背叛。票房惨败,最危险的是电影人和观众都对周的无厘头喜剧产生了怀疑,世态炎凉人间无情,一旦跌落神坛,等待他的是现实而毫无温情的抛弃。

  周氏无厘头不再是电影叙事的中心,随后的两部电影百变星君和大内密探零零发都开始侧重于故事或剧情来吸引观众。周或许感受到失去权柄众叛亲离的帝王一般的抑郁。到了1996年的食神里,周饰演的人物刻薄阴鹫,被吴孟达饰演的亲密战友出卖而落魄人生整部电影充斥着阴谋算计的情节,人物之间满是猜疑欺诈的氛围和情绪。电影中历经苦难的周到了最后事业成功美人入怀,甚至自我封神,但周的心中的愤怒憎恨是如此强烈,于是借神力将吴变成狗,而对另外一个背叛者施加酷刑,使其胸穿大洞,剜去其心方才解恨。

  癫狂之后的心境方为止水,周抖落一身红尘开始回望自我,无厘头对得失的戏谑其实是对人生美好事物的珍爱和易逝的珍惜。1999年的喜剧之王便是周对自我人生道路的一个阶段总结与回顾,电影里小人物的周对表演的喜爱和坚持,而另一个张柏芝作为底层风尘女子对爱情的坚守,将电影里一切貌似肤浅的无厘头搞笑点化成灼灼闪耀的人性光辉。

  然而人生的修炼不是那么简单,在新世纪到来的时候,周还未能发现无厘头中深深埋藏的洞晓世事的叙述内核。周只是获得了心性的感悟,在大话西游里,周躲在丑陋的美猴王面具下展现了失乐园般的悲伤,而在喜剧之王中张柏芝在出租车中的哭泣何尝不是周的悲情宣泄。

  世事变迁,人生苦短,年将不惑的周完成一个自我到大我的转变,2001年的少林足球中对苦难的顿悟,让周开始寻求蜕变,如同凤凰涅槃。于是在少林足球中他叙述了一个英雄的故事。受尽歧视备受饥寒凌辱的禅宗弟子,在现代世俗生活中挣扎,影片前段用几乎白描的方式绘制了一帮和他同样混迹人生的师兄第们的惨淡生活,插科打诨嬉笑怒骂都是市井小人物的欢乐和哀愁,但是不同于之前周电影中人物背景设计,在少林足球里,这群貌似芸芸众生相的少林弟子们有了对理想的追求,在有意无意设计的广袤视野的天台上为背景,独自卷曲而坐的周仿佛一个入定的老僧,等待顿悟的时刻到来,随即,他的师兄弟们满怀理想,来到天台聚集,给他带来了改变命运的机会。当然这个场景依然是之前惯用的周式无厘头,满是落魄相的难兄难弟们随着完全不搭调的英雄出场的背景音乐豪迈亮相,衣着寒酸,面目可憎。

  紧接着周展现了英雄的神迹,一个足球在他脚下如轰天大炮一样轰炸着百米远的灰墙,此时此景震撼着围观的师兄弟以及银幕外围观着的我们,或许在周的心里,被雷霆万钧方式敲击的灰墙是他人生中所憎恶的世态炎凉。

  随后一场野蛮踢球的群戏里,周终于脱离了低级趣味,一段喧嚣尘上的打闹戏后,挨揍了的少林弟子们被极尽侮辱,大师兄头顶内裤的那一刻演绎出的悲伤,是整部电影情感叙述的至高点,也是周无厘头喜剧十年后突破自我的一刻。周设计的结局是展现佛陀经历苦难而大彻大悟成了大自在的意境,人物忽然如群雕般静立,梵语低沉吟唱,气氛庄严静穆,游弋其间的镜头记录了在世间艰难修行的少林弟子们顿悟的景象,让大银幕之外的我们惊为天人。

  周明白了无厘头的真正的内涵,在后来功夫里以德报怨感化世人,以及最后一部长江七号里虽贫贱而伟大的亲情,周完成了人生的一个循环,从入世的喧嚣,到自我心性的顿悟,对人生的爱恋,直到最后出世般的对普世情怀的追求。

  因为周,我们看到了如此美好而繁华的人生,那里有风流不羁贱格放荡的唐伯虎,恣意癫狂内心悲伤的孙悟空,自强不屈坚守爱情的尹天仇,神通广大指点江山的赌圣,古灵精怪游戏人生的韦小宝,自尊努力父爱如山的父亲,机智调皮嫉恶如仇的包青天,一飞冲天技冠天下的五师兄。

  或许,未来因为周的远去,无厘头的世界将不再有显山露水一窥其真容的机会。世俗百态和光同尘,我们只是一个个凡夫俗子混迹其间,小人物的命运和小人物的悲欢离合,也只有周的无厘头能够登堂入室,何其幸哉,何其不幸。

相关文章



周从小就有英雄的崇拜的心结,模仿李小龙塑造了一身外形肌肉,和大导演史蒂文斯皮尔伯格同名,从肉体到灵魂,周将他们奉若教父。希望能够和这两个载入电影历史中的人物一样,超越弹丸